主办:中共张湾区委 张湾区人民政府 承办:张湾区委宣传部

“荆楚先锋”:七品县官的村官情结赵同虎

不享清福当村官,退而不休献余热

——记十堰市张湾区汉江街道桐树沟村村支书赵同虎

时间:2012-04-09 09:53:11   来源:湖北广播网   点击: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是在十堰市张湾区却有这么一个人,先后担任过十堰市酒厂、棉纺厂厂长,轻工业局副局长、正县级调研员等职务。退休后该享清福了,却一头扎进山沟沟,当起了村支书,带领一群村民筑堤修路搞建设,闹得风声水响。
    他就是十堰市张湾区汉江街道桐树沟村村支书赵同虎。短短5年时间,在他的带领下,硬是将一个水、路、电不通的穷山村变成了环境整洁、乡风文明、生活富足的新农村。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4000元,90%的农户住上了小洋楼,村级集体经济年收入超过5万元。在桐树沟的1384名村民,上至7旬老叟下至5岁顽童,没人不认识赵同虎,谈到他时没人不竖起大拇指说:“赵书记是我们村的大恩人!”

    “生是农民,根在农村”
    和想象中的城乡结合部不同,桐树沟村是一个真正“男耕女织”的传统山村。如果把周围的大山比作水桶壁,那么桐树沟村就在这桶的底部。五月初的一个傍晚,我们车行近1个小时,顺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路,一路颠簸前往桐树沟。穿过一条狭长昏暗的隧道,眼前景色豁然开朗,一幢幢小洋楼整洁气派,成片的蔬菜大棚排列有致,挂满果实的樱桃树在雾霭中依山而立,一条潺潺河溪顺着山谷跳跃前行。不远处崭新的村部大楼前,一名中等身材的老人正守在门口等候我们,他身着长袖棉T恤,下穿黑色西装裤,脚踏一双沾着泥土的旧皮鞋。随行的同志告诉我们这位就是村支书赵同虎。虽然年过六旬,这位赵书记仍旧精神矍铄,两道浓眉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身形结实,皮肤黝黑,头发稀疏,刻满岁月痕迹的脸上挂着农民特有的纯朴笑容,一点看不出是一个在城里住了几十年的县级干部。
    听说我们是来采访他,赵同虎脸色显得有些不自在,连连推托,一个劲说:自己没做啥,没什么好采访的,但如果采访村里的建设发展情况,他可以全力配合。我们最终拧不过老汉,答应了他的要求,先跟他去村里转转。走在弯弯曲曲的村级小路上,看着暮色中整洁宁静的村落,路遇下田回家的村民热情招呼,老赵的话匣子慢慢的开启……
    1947年3月,赵同虎出生在桐树沟村一户普通农家,有六个妹妹。当时年连战乱和自然灾害,整个郧阳山区的经济都非常衰败,赵家和其它农户一样十分贫穷,小同虎就是在饥一顿饱一顿中长大的,他吃过米糠挖过野菜,直到十多岁一个偶然的机会才走出这个山沟沟。1960年春,全国大兴水利,赵同虎被作为劳力征派到十堰一处水库挑土。由于勤奋聪明,1966年赵同虎被留在了十堰市酒厂当财会,这一留就是十四年,赵同虎由一名小会计,做到财务科科长,当上厂长,任书记…… 直到1980年,根据组织要求,他被调到十堰市棉纺厂,参与新厂组建,1983年任棉纺厂副厂长,九十年代初当上十堰金鼎纺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十四年后,1998年50岁的老赵又被调到十堰市轻工业局担任副局长,后为调研员。2005年退休回到桐树沟村当起了了村支书。
    回想起这些经历,赵同虎说,当年跳出农门开阔眼界是一种幸运,现在回到农村落叶归根是一种福气,人不管怎么变都不能忘本,桐树沟村养育自己十几年,乡亲们还穷困不堪,村里环境还很差,自己不能束手不管。自己生是农民,根在农村,现在他就把自己当成一名农民,和村民们同吃同睡同劳动,携起手来战胜困难。

    "将这把老骨头埋村里!"
    2005年,58岁的赵同虎办理了内退手续,准备回家安享晚年。桐树沟村村民们听说了这一情况后,多次上门请他回村领导大家致富。面对村民们的邀请和信任,老赵十分感激也有些动心。70年代老赵在酒厂工作,了解到村里的红薯没销路,烂在地里,就打报告到市里要求对酒的酿造工艺进行改造,用红薯酿酒,这一方案最终获批,解决了村里的大难题。90年代,赵同虎又资助村里两万元帮村里修了一座桥。赵同虎在市里工作这几十年,从未忘记过村里的疾苦,曾多次帮助村里解决实际问题。这也正是村民们能如此信任他的原因。
    但是再看看现实,又让他害怕:虽然历经几十年,桐树沟村仍旧被封闭在那个水电路不通的山坳坳里,人多地少,看天吃饭,是远近有名的贫困村,人均年收入仅千元左右。为了改变环境,前几任村委会班子也呕心沥血,改造山乡面貌,但是因为入不敷出,村集体背上了近20万元的沉重债务,村委会班子也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村务工作难以推动。此时的桐树沟村正是怨声载道、积重难返的关键时刻。
    去还是不去?一时间,老赵不知如何是好。老实说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改变村子的困境。万一失败,到老了落个臭名,怎么办?万一压力太大,身体扛不住怎么办?万一出现差错,欠一堆债务怎么办?万一……无数的问题在他脑海里旋转。
    2005年11月26日,是桐树沟村委会选举的日子,赵同虎自始至终都没参加,但出人意料的是,全村553名选民都满怀希望的把票投给了赵同虎,他以91%的高票率获选。听到这一消息,让赵同虎吃了一惊,同时一股热血他身上澎湃起来:“这是怎样的一种信任,我怎么能辜负大家的期望?”
    然而,当村支书的想法遭到家人一致炮轰,“不行!这不是自己往坑里跳吗,都退休了何必再去趟这趟浑水?”赵同虎的妻子劝慰他别冲动,量力而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老都老了,别冒这个险了!小心惹一身骚。”孩子们也表示不解:“现在农村的问题最复杂,别把桐树沟弄的更差了,以后都没脸回村了!” 面对家人的不解和村民的热情,赵同虎彻底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2005年12月,十堰市轻工业局迎来了这样一群村民,他们拿着全村人签名的请愿书,集体到市轻工业局情愿,要求赵同虎回村当村官。请愿书上密密麻麻签着村民们的姓名,题头一行大字显得如此的炙热:“我们以热切的心情,恳请老赵回家乡担任村主任。”当领导将这封情愿书交到赵同虎手中,老赵内心激动,一汪热泪润湿了眼眶。“村民们这么相信我,我还能说啥呢?只有一句话:拼命干吧,大不了把这把老骨头埋在村里!”
    几经思想斗争,12月9号,年近花甲的赵同虎,顶着家庭的压力,冒着“飞蛾扑火”的风险。打好包裹,卷起铺盖,走马上任桐树沟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成为当时十堰市惟一一名正县级村官。

    “干事先让民点头!”
    “干事先让民点头!”进村第一天,赵同虎就把村委班子几号人组织在一块统一思想,“我们干事不是为自己,是为了百姓,我们要相信群众,和群众商量,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只有这样村里的工作才能有最坚强的靠山!”当了多年企事业单位领导的赵同虎深知群众力量的巨大。只有全体村民同心同德,才能形成合理克服困难。而要做好群众工作,就必须给予群众相应的监管权、参与权和决断权。
    老赵一上任就重新调整了村委班子的行事原则,充分实行民主,将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拿到村民大会上讨论,先做通思想工作,大家意见一致了再做事。每年年初他就把村里的事情一盘算,然后召集全体村民集中讨论村里的主要事务。今年该做什么?怎么做?做好了谁得利?做不好怎么办?通过“一事一议”筹资筹劳,不足的部分再向上级争取。每月还召开村民代表会,对每个项目的进展,实施中的问题,遇到的困难进行集中讨论,群策群力想办法,一一破解。年底再召开村级总结大会,将当年的目标任务完成情况拿出来晒一晒,让村民评议。
    针对村民们反映比较集中的村级财务问题,赵同虎提出从村民中选出财务小组和村民监督委员会。村里所有日常开支都要他们批准后才能销账,每个项目的经费流向,每笔开支的用途都要接受审查,都要明明白白让群众知道。同时在村支部大楼前竖起两块展板,由两个小组将每个月政府发放的粮食补贴、农机补贴、贫困户补贴等明细进行核算并予以公示,确保国家惠农政策落实到户。
    06年,桐树沟村打算沿河修路。按要求必须筑堤后再修路,否则河水会掏空路基,但是如果增加工程,资金压力会非常大。到底筑不筑堤?钱从哪儿来?村委会班子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谁也说服不了谁。老赵一拍桌,开村民大会讨论!第二天各村的代表进行了投票,大部分人认为应该筑堤后再修路。“相信科学相信群众,该怎么做他们考虑的更多”老赵说,虽然路修得慢了点,但这个决定得到了全村人的理解和支持。
    五年来,桐树沟村没出现过一起由于村务不透明导致的群众矛盾和干群纠纷,也没出现过一次集体上访或群体事件。老赵笑呵呵的说:“只有民主透明了,群众对村委会才会信任,民风才会纯朴和谐,接下来的工作才好开展。”

    “修好这条生命路!”
    规则建立了,接下来就是如何搞发展的问题了。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桐树沟村是个四面环山的村庄,最大的特点就是封闭。过去村里除了种点粮养家糊口啥都没有,大多数人家连吃都吃不饱。虽然村子直线距离十堰市城区仅七公里,但如果不翻山,必须绕远道几十公里。自古以来这儿的村民即使卖一担米也要肩挑背托,翻山越岭,往返市区一趟至少要两天时间。为了开路,90年代村民们靠手挖肩挑,用了10年时间在山脚上抠出一条又窄又小的隧道。由于洞内没支架也没加固,稍有风吹雨淋泥土就会松动,随时可能塌方。2004年一位村民骑摩托从隧道经过,突然一块大石头掉落,正砸在摩托前方,幸亏村民及时跳离,才没有受伤。从此村民们对这条隧道都心惊胆战。
    “必须修好这条生命路!”赵同虎在村民大会上如是说:“没有路,我们的农产品卖不出去,先进的生产工具运不进来,我们就会永远陷死在这个穷山沟里。”赵同虎将自己的理由和设想,如数家珍般说给村民听,然后让村民投票,修不修隧道,怎么修隧道。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劳力由每家每户投些,资金由村里想办法解决。
    钱由村里出,话虽这么说,但从什么地方来?老赵也没底。村里本来负债近20万,修这个隧道又要20万,许多村干部心里都犯嘀咕。老赵硬着头皮找了家工程队:“这条隧道是村里的生命线,打通了就有钱了,你们能不能先垫资?”施工队开始觉得简直是无稽之谈,赵同虎三番五次上门做工作,最终施工队被老赵的诚意打动了。他们给出条件:先投入几万开工,其它资金他们可垫付。老赵一听,大喜,急忙找到村里一位在外做生意的老板借了五万块。就这样,桐树沟村隧道修缮及通村公路工程风风火火的上马了。
    那段日子老赵每天天没亮就起床,跑工地、想规划、买材料,监督各家出工等等,有时自己还亲自上阵和村民们一起干,饿了啃口冷馍,渴了喝口凉水,累了靠着树桩打个盹,经常忙到天黑才回家。一来二去,工地上怎么配料,怎么加固,什么材料好,路面多厚才达标,老赵俨然变成了半个专家,连施工队的工头都佩服不已。
    抓工程的同时,赵同虎多次打报告向十堰市政府反映桐树沟村的困难,并把村民自强不息、投劳修路的情况当面汇报给市里领导。通过不断争取,市里同意拨付十万元支持桐树沟建设。老赵倍受鼓舞,他细致的进行着规划,将来之不易的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认真的监督工程的每一个环节。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一条长170米,宽阔、结实、全水泥路面的隧道宣告完工。村民奔走相告,欢欣雀跃。隧道通车当天,看到村民们如此激动,参加验收的市领导也倍受感动。事后,市里决定再次专程批复一笔10万元的款项,帮助桐树沟村发展。
    有了第一个项目的成功,又有了一定资金,老赵感到底气十足。他很快将目标瞄准了全村的道路硬化。过去的桐树沟村全是踩出来的泥巴路,一到雨天整个村庄就变成了烂泥塘,没三四个人推,运蔬菜的板车都寸步难行。行路难成了限制村庄发展的要害问题。
    正当赵同虎考虑如何筹资修路的时候,恰逢村村通工程到了十堰。老赵连忙起草了详细的报告,将桐树沟的情况反映给市里。腊月寒冬,老赵踩着厚厚的积雪往返于十堰市各个部门、银行单位之间,一天下来,年近六十的老赵滑倒了好几次,“衣服厚,没摔伤,不碍事”他一骨碌爬起来就接着去办事。也不知费了多少口舌,吃了多少闭门根,遭了多少冷眼,老赵始终没有放弃,直到把一笔笔资金都落实。
    “别人都说我运气好,实际上抓住机遇最重要,如果我们当时埋头走路,不抬头看路,这样的好政策也许就溜走了。”赵同虎的报告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十堰市交通局立即派出一位副局长到村里摸底,并很快拨款给桐树沟村硬化3公里村级路面。
    此后06、07、08三年,老赵带领的村委班子经过不懈努力,硬是将一条长8公里的水泥公路,接到到了各家各户门口。全村一千多口老老少少欢心鼓舞,因为这条路彻底结束了桐树沟封闭贫困的历史,接通了全村的生命线和致富路。

    “安居才能乐业!”
    在桐树沟村二组村民贺文忠心中,赵同虎是个“体贴农民,说一不二的好领导”。2009年夏,十堰遭受了多年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贺文忠家的房屋是土木结构,经过大雨冲刷后,突然垮塌。全家人站在雨中傻了眼。听到消息,赵同虎急匆匆赶到了现场,将贺文忠一家安顿好。他让贺文忠放心,房子会重建的,家会有的。
    实际上,在此之前,居住问题已经引起了赵同虎的注意。过去桐树沟村因为没有通村公路,建筑材料都进不来,全村183户村民都住在至少有70年历史的土木房屋里,贺文忠家的房屋甚至超过了100年。由于年久失修,这些房屋基本都是危房。
    “住在危房里怎么安心生产?我们要想办法帮着大家改善人居条件和环境!只有安居了才能乐业啊!”赵同虎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大家都鸦雀无声,因为谁都知道对于这样一个贫困村,没几家人能拿出这么多钱。但赵同虎不这样想,一个通电通水通气通宽带,家家户户小洋楼的新村蓝图很早就在他脑海里酝酿了。
    2007年春,村里有一户农民的房屋出现了严重白蚁害,成群的白蚁每天在房前屋后飞进飞出。当时村民们也不知道这是白蚁,更不知道房屋支架已被蚕食一空。直到有天夜里“咔嚓”一声,房子的大梁折断了,屋顶塌了下来,险些压到人,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老赵请摄像将农户白蚁灾害情况拍摄下来,交到房管局和建设局。很快有关领导就来到现场,一番考察后他们感到事情的确严重。又让白蚁防治中心的专家检查了村里其他农户,发现全村都是老房子,家家户户都存在严重的白蚁害。由于蚁群数量巨大,即使用杀虫药也无法根治。
    “整村都处于白蚁危害之中,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很快一份由建设局起草的报告递到了张湾区政府有关领导的案头。区政府经讨论认为,白蚁在桐树沟村已经形成了严重灾害,必须立即进行危房改造。为此区政府特批了一大笔补助资金,要求按照村民出一点,政府贴一点的方法,对全村的危房进行改造。如今三年过去了,全村120户农民都住上了水泥砖混结构的小洋楼,其它家庭也正在新建。因大雨倒房的贺文忠,新家已快竣工,一家人乐的合不拢嘴。
    “新房建起来了,配套设施也必须跟上。”赵同虎首先想到的是饮水问题,桐树沟村过去都是饮用井水或河水,水质较差,含腐殖质多,村民健康受到严重影响,特别是六组曾集中出现多例癌症。得知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正在实施,赵同虎立即向水利局提交了申请。专家勘测后决定,在周围的山上截留几路溪水,汇集到一个池子里,然后通过石头,沙子和过滤器三道过滤,再将清水送到村里。整个工程耗资近30万,老赵日夜奔忙,刚开始许多村民还不解:“我家几辈子吃井水河水,吃那个水干啥,花这冤枉钱,白费力气!”但是,当清亮甘甜可以直接饮用的自来水通到了每家每户,村里没一个人不是心花怒放。到今年4月,全村共修建三座虑水塔,铺设管道近万米,除了住高处的几户人家外,99%都用上了自来水。
    如今水、电、气都进了村,为了进一步改善生活环境、提高生活质量,老赵还盘算着把宽带网引进来,同时组织全村共产党员义务植树2000棵,修建农户垃圾池30个,实现对生活垃圾的集中处理。彻底改变桐树沟过去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垃圾随处倒,污水四处流的局面。

    “买不起大棚就自己造!”
    桐树沟村有耕地面积463亩,人口1029人,人均耕地不足0.45亩。过去村民种点粮食种点菜自给自足,日子过得清淡穷苦。如今路通了,种什么都能送出去卖,怎么样才能让农民快速发家致富呢?赵同虎带着村干部们走村串户向农民们征询建议,有人说种瓜果;有人说种棉花。经过反复论证分析,老赵和村干部们一致觉得发展大棚蔬菜的前景好。经过村委会投票,最终决定种植大棚蔬菜。
    2010年,这一方案也得到了市、区蔬菜办的认可,并给予了一定资金支持。但是,加上村委会自筹和村民出的钱,建设大棚的资金还远远不够。市场上竹木大棚投资虽少,但是抗风雪能力差,易朽烂,不可取;镀锌钢管大棚质量好,但又投资巨大,每亩至少要投资五千多元。如果全村都种大棚蔬菜至少要投资200多万,这对桐树沟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赵同虎和村干部们跑遍了所有有关的单位,争取了所有能争取的资金,然后陷入了困境,这发展大棚蔬菜似乎成了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正当大家愁作一团的时候,赵同虎一句话让气氛炸开了锅:“这人还能让尿憋死啊!买不起大棚我们就自己造!”干部们纷纷议论,拿什么造?谁懂怎么造?造出来质量不行浪费钱怎么办?老赵面带微笑一一解答,大伙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
    第二天,在村边的空地上,一个临时的简易工棚搭了起来,两位工人翻弄着一张图纸,开始制造桐树沟村自己的大棚。他们既没有架起火炉锻造金属,也没有锤子斧头敲敲打打,而是安安静静的埋头苦干 ……
    一年后,当市里的领导来到桐树沟村检查蔬菜产业发展情况时,投资35万元的200多个蔬菜大棚已经整齐划一的排列在田间。而陪同的村干部则非常自豪的掀开大棚的塑料薄膜,指着里面的大棚架告诉他们:“这是我们桐树沟自己制造的水泥大棚架,市场一亩金属大棚架要四五千,而我们这个水泥架功能一样,质量上乘,一亩地只花一两千元,比外面买要节约一半以上呢!”
    不仅节约钱,还要节约水。种蔬菜需要大量的灌溉水,2011年4、5月间,湖北遭遇了70年一遇的特大旱灾,十堰是重灾区,正当很多村子忙着抗旱保苗的时候,桐树沟的大棚蔬菜却安然无恙。说到这一点种植户赵敏说,多亏村里的灌溉水网修的早修的好,村里的蔬菜不仅长得好,在市场也卖得俏。
    原来在大棚蔬菜种植之前,赵同虎等人就考虑到了农田灌溉模式的问题,过去村里的庄稼靠自流灌溉或者提水灌溉,水体暴露面积大,流程长,水分散失厉害,而且渠道可以随意修改,一到水荒就会出现抢水情况,甚至出现暴力事件。
    为了最大程度的节约水资源,解决灌溉水分配问题。老赵和村民们一合计,决定建造灌溉水网。2008年村里争取或筹集资金80多万元,建了一万多米的地下水网,从山上的水库引水下来,在每个大棚或田头都安装水阀,只要一拧,山上的库水就源源不断的灌溉到农田里了。
    为了增加蔬菜的品牌效应和附加值,去年8月,村党支部牵头成立桐树沟村蔬菜专业合作社,申请注册了“桐树沟”商标,赵书记说:以后村里的大棚蔬菜生产将向着标准化、无污染的方向发展,最终逐渐成为村里的支柱产业。

    “就学在村里、就业在田头”
    2005年农村中小学“撤点并校”中,桐树沟村小学因学生少被撤掉了。村里十几个5、6岁的孩子,必须每天步行十几里路到别的村上学。家长们都很担心,纷纷向赵同虎反映,要求村里想办法解决孩子们的上学安全问题。
    带着家长们的期望,赵同虎来到区教育局要求恢复桐树沟村小学的建制。但教育局的领导也很为难,因为农村中小学“撤并”是国家政策,是为了整合教育资源,提高农村中小学教学质量,不能说恢复就恢复啊。赵同虎没有放弃,苦口婆心的做工作,他说:“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己家的孩子,我们忍心吗?特别是冬天,下雪,天又黑的早,怎么叫家长放心呢?这样做只会导致孩子们辍学。”听到这儿教育局的领导被说服了。
    为了既保持原有的建校原则,又充分考虑孩子的安全。教育局经过讨论决定,特事特办,恢复桐树沟村小学一至三年级,每天安排两名老师到村里给孩子们上课,四年级以上学生到指定学校就学。从此,村支部旁的村小学,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学生家长们纷纷向赵书记致谢。
    自赵同虎当村支书后,在桐树沟村还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每年村委会都会拿出一笔钱,奖励那些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孩子。如果有孩子考上了重点中学,升入了大学,也会得到一笔奖金。
    老赵说,孩子是桐树沟的未来,他们今天出去学到本事,明天就可能回报家乡。对此他充满期待,但同时他也感到忧虑:现在农村条件相比城市来说还是太差,许多孩子上了大学,读了研究生、博士生,压根就不考虑回村帮忙。而且随着打工经济发展,村里的青壮年劳力纷纷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农村怎么才能留住能人呢?老赵陷入了沉思。
    “没有环境我们就创造环境,就学可以在村里,就业也可以在田头,发展也可以在山村。”赵同虎认为农村留不住人的关键在于集体经济还不够强,如果村里有了大企业,相关产业被拉动了,不愁飞出去的凤凰不飞回来。
    村里的耕地不多,但乱石滩还不少,这几年,老赵致力于利用这些闲置空地招商引资。到今年已经有六家企业进驻桐树沟村,其中有一家企业年产值高达三千万元,创造利税50万元,村里也能增加集体收入5万元。
    十堰银利来科工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农用车辆改装为主业的企业,2007年12月25号入驻桐树沟村。公司办公室主任罗靖说,老赵经常来了解企业需求,第一次来,背着个手,她还以为是村里老大爷,后来才知道是赵支书。村里在环境建设和服务上抓的很紧,隔三差五就来厂里问问情况,停电停水都是提前通知。厂里有事村里也是热心帮忙,去年厂里一位职工得了脑肿瘤,在北京做手术,厂里号召职工爱心捐献,筹钱治疗,赵书记知道了这个消息后,自己主动跑来给工友捐钱。许多人不明白:你村里的人病了你捐钱还能理解,厂里的人和你又没关系,你干嘛捐钱?赵同虎笑着说:工友在我们村病了当然是我们的事,你们企业受影响,我们也受影响,你们发展好了,我们也更高兴嘛。由于村里的配套好服务好,银利来公司去年又在村里增加了汽车防锈蜡项目。目前,厂里60%以上的工人都是当地的青年农民。
    过去老赵还去磨磨嘴皮子,邀请企业来村里投资建厂,现在村里条件改善了,一些企业主动招商门来考察环境。正当记者在村里采访的时候,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总在村里考察后,打算投资两千万,征地两百亩,建一个物流点。赵同虎说:通过这些企业入驻,一方面可以安排更多的本地就业,另一方面也可以带动一些配套产业发展,这样村子就盘活了。能在家门口打工就业,还怕村民们不留下来?

    “退休不退岗,培养接班人”
    今年是赵同虎当村支书的第五年,马上又要迎来桐树沟村新一轮村委会班子换届选举了。许多村民碰着老赵就给他打预防针:“赵书记,您千万别走,接着当我们的领头人啊。”“您来这几年,我们村总算好起来了,您不能这半路不管我们了啊!”但是赵同虎总是笑而不语,他心里担心着另一件事:自己这么一直干下去,年轻干部怎么培养起来,怎么接班?
    而另一方面,赵同虎的家人已经勒令他放下手头的工作好好休息了。这些年,老赵由于过度操劳,身体大不如前。2007、2009年曾两次累倒住进了医院。去年夏天夜里,三组出现泥石流险情,64岁的他坚持现场指挥转移群众,险情妥善化解,他却因淋雨病倒了......
    赵同虎表示,自己是党员,是村支书,凡是吃苦受累的事自己必须冲锋在前,但是不论是为村里、为家人,还是为自己着想,他现在都必须放下村支书的职位,交给更有精力和冲劲的年轻人,让年轻干部通过实战获得更快的成长。而他自己虽然退休了,仍然会长年住在村里,随时为村里的发展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张湾区组织部部长彭文军评价赵同虎是新时代基层农村干部的楷模和先锋。一名县级干部从戴乌纱帽到改带草帽,从可以安享晚年到主动担当老骥伏枥,突破重重困难,将一个落后村改造成了一个现代化的新农村。这充分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服务人民群众的使命感、责任感,体现了他一心为民奉献的人生追求,以及情系家乡的赤子之心,这更是一种对党的忠直观念和政治信仰的坚守。目前整个十堰市张湾区掀起了向赵同虎同志学习的热潮,赵同虎模式也被作为基层党建和退休党员干部创先争优的新办法新经验向全区推广。
    我们有理由相信,不论赵书记在这次选举中是去是留,他已经赢得了桐树沟村群众的心,他的事迹也将永远铭记在所有干部群众的脑海中,鼓舞着大家克难奋进创造山乡的下一个辉煌。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0-2012 车都张湾网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办:中共张湾区委 张湾区人民政府 承办:张湾区委宣传部
新闻热线:0719-8652907(新闻中心)
E-mail:zwxcb2008@126.com QQ:54607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