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张湾区委 张湾区人民政府 承办:张湾区委宣传部

重读党史之关于问题与主义的思考

时间:2012-05-11 15:28:41   来源:西沟乡
■赵正勇

    温总理说:“历史是一个民族的家园”。一个民族只有不忘历史,才能让自己在激烈的竞争中有栖息之处、才能做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同样,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也必须谨记历史,以史为鉴、存史资政,通过历史的记录总结成功经验、吸取失败教训,以此为国家的兴旺、政党的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读党史,你会不禁为伟人关于历史判断之精准感叹;读党史,你会为革命先烈不屈不挠而泪下;读党史,你会为我党奋斗之艰辛而心生敬佩;读党史,你更会为历史的曲折而扼守叹息,叹历史之多艰、社会之繁杂。的确在中国这样广袤、多元的土地上,无论朝代如何更迭、时代怎样变幻,犹若沟壑丛生的黄土高原,各种棘手的问题就是那林林总总的沟沟坎坎,在岁月风沙的吹凌、历史长河的冲刷中愈发的蜿蜒崎岖。北洋军阀混战之下的中国就是我国历史上社会最为动荡的时期之一。

    其时,秉承“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传统,众多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无不在为祖国之未来殚精竭虑、奔走呼号。面对千疮百孔的中国,究竟应该从何处着手、以何种方式实现复兴,是一个不得不辩、却又不止是辩的问题。由此产生了我党历史上第一次重要的论争--“问题与主义之争”。

    1919年的中国正是新文化运动的高峰,各种思想激烈碰撞,各种救国学说不断交锋,针对这种国人之间的主义之争,胡适提出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去研究如何解决各种问题,而不是去空谈各种新奇奥妙的主义。“主义”的危险之处在于它使人以为找到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主义一到,各种问题便可迎刃而解。而李大钊本着传播马克思主义,为“主义”辩护:“宣传理想的主义与研究实际的问题是交相为用、并行不悖的,社会问题的解决必须依靠社会上多数人的共同运动,而要有多数人的共同运动,就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理想、主义作为准则,所以谈主义是必要的,如果不宣传主义,没有多数人参加,不管你怎样研究,社会问题永远也没有解决的希望。”这就产生了“问题与主义之争”:我们究竟是应该潜心研究各种问题,逐一加以解决;还是应该确立某种“主义”,在其指导之下使各种问题“毕其功于一役”。

    就当是来说,问题与主义之争在一定程度上使人们对布尔什维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客观上有利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而历史的来看这一命题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我们长久思索的问题。胡适与李大钊就“问题与主义”展开的交流探讨,随着历史的演化出现了有些戏剧性的结局,那就是作为强调“主义”而传播马克思主义一方,以李大钊为代表性人物的共产党,最后历经战争较量而战胜了强调研究“问题”一方--胡适代表的主张改良的国民党,也即是说重“主义”方战胜了重“问题”方。这种历史性的胜负,也为后来“主义”之兴盛埋下了伏笔。就像胡适所言“主义”被认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建国后,“主义”凌驾于一切“问题”之上,任何社会问题都被放置到“主义”之下进行剖析。诸如“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之类的口号充斥日常生活,从“反右”,“大跃进”直至文革,对“主义”的推崇到了极端。直到“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的提出,人们才从对“主义”的盲从中觉醒,而真正的解脱也许是在“不论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之后。

    今天,跳出当时的历史环境,用一个客观公正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与主义之间的争论,我们必须承认,无论强调主义亦或是强调问题,都是正确的,只是二者有着不同的适用背景。

    首先,胡适所言:空谈各种主义,不如去研究问题。显然空喊各种口号并不代表着问题的解决,再好的理论、再翔实的论争不与具体实际问题相结合都是徒劳的。不如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一点一滴的把问题解决。其次,李大钊强调树立“主义”,用共同的理想、主义作为准则,通过多数人的共同运动从根本上对问题进行解决。不可否认,当一个正确的方向被确立,人们为之奋斗努力的决心是巨大而不可挡的,相反没有方向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则会是我们陷入茫然而不能自顾的境地。

    实际上,正如李大钊所言“宣传理想的主义与研究实际的问题是交相为用、并行不悖的”,两者同为解决问题的方法,应根据不同社会历史环境有不同的侧重。譬如,五四时期,整个社会动荡不安,人心涣散,此时,社会没有耐心去等待你一点一滴的解决问题,人们迫切需要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一个能让所有人产生希望的共同目标,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有正确的切实的主义进行指导,把涣散的社会号召起来共同运动,从而达到社会问题的解决。再譬如,建国后,经过多年的革命斗争,胜利的人们渴望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此时再采用革命的方式解决问题则是不合时宜的,一味强调主义的正确而不能踏实的解决生存之基本问题,难免出现荒唐之举。

    存史资政、以史为鉴。当前,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伴随社会发展产生各种各样新的问题:发展成果的分配不均、发展状态的不可持续、发展制度的畸形稳固等等令人头疼的问题。怎样解决这些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必要的争论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只有充分的讨论才能为我们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法,自然有助于问题的解决。然而很多时候却出现了冠以各种“主义”名号,不分青红皂白互相攻讦的现象:所谓左派骂右派卖国贼,所谓右派说左派民粹主义误国;因为自由主义而全盘否定市场经济,因为垄断集权而主张国企改制国退民进;因为部分民生问题的解决而鼓吹“重庆模式”下的共同富裕,因为某一个人的倒台而贬斥“唱红打黑”对现代文明的绝对毁坏……

    在一个改革进取的社会,在一场摸着石头过河的行程中,去认真研究一个一个问题,一点一滴解决问题才是我们“不折腾”的真谛。拙见:当前,在“三个有利于”的衡量之下,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才是要紧。

(作者系西沟乡党委书记)
分享到: 收藏
车都张湾网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办:中共张湾区委 张湾区人民政府 承办:张湾区委宣传部
新闻热线:0719-8652907(新闻中心)
E-mail:zwxcb2008@126.com QQ:54607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