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桑果胜樱桃

来源:十堰日报    时间:2012-05-24 09:04:34

  ■心香一瓣

  □钟读花

  初夏时节,桑葚熟了。小城的街道、超市,到处都有卖桑葚的,甚至于星级饭店的席面上,也会摆上一碟水洗过的桑葚,紫红紫红的,饱满、鲜嫩,让人想到婉约的乡村风情。

  于是,便忆起了儿时,于乡村摘食桑葚的情景。

  “立夏桑果像樱桃,小满养蚕又种田”,第一茬春蚕快要作茧的时候,野地里的桑葚也成熟了。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养一点蚕;那个时候,桑树不是统一种植,而是随意地散落在野外的田埂上、山坡间;那个时候的乡村,更像乡村。

  祖母养着几张蚕,整个春天里,我经常随祖母去采桑叶,因之,可以说桑树上的桑葚,是我眼看着一天天成熟的。桑葚,由青变红,再由红变紫,紫黝黝、胖乎乎、亮晶晶地缀在枝头,诱惑着人贪食的欲望。这个时侯,随祖母一起,我已经很少采桑叶了,我更多的时候是被那紫红的桑葚诱惑着,爬到一棵大树上,找一个三交叉的粗干,蹲坐或仰躺在上面,随手摘取身边细枝上的桑葚啜食。桑葚,总是长在叶柄和枝条的交接处,一簇一簇的,青、红、紫次第成熟着。我选择那些紫黝黝的桑葚,摘一粒,投入口中,这种吃的方式,调皮中存一份优雅,散溢着一种悠闲的情趣。我忘不了正在忙碌着的祖母,她常常摘一大把桑葚,喊一声: “娃子,接着。”我就停止了采桑,仰头接住。跟着,就听到祖母乐呵呵的笑声。吃得累了,我就躺在三叉的枝干上,看头上漏下的斑驳的光影,恍惚迷离的,仿佛有些醉意。有时候,会看到一种黄色羽毛的小鸟,在高处啄食桑葚,边啄,边 “叽叽喳喳”地叫着,清脆悦耳,穿透那个季节的明媚。小鸟很聪明,它专吃高处的,因为高处的受光好,桑果长得格外胖大。有时候,小鸟啄食的桑葚会漏掉在我的脸上,我呼喊一声,鸟儿便倏然飞去,留下一道闪亮的光影。

  黄昏时分,天气凉爽了。我和小朋友们会呼朋结伴,一同去野外采摘桑葚。孩子们爬到树上,像一只只顽皮的猴子。大家吆吆喝喝,比赛谁采摘得多,谁吃得快。霞光灿烂,照到一株株桑树上,地面上留下疏疏阔阔的影子——画境丰满。

  那个时侯,好像很少有人会卖桑葚,大家都认为桑葚是长在野外的,是大家的,是可以随时、任意采食的。偶有卖桑葚的,也大多是一些小女孩,时间在早上。她们用一个小竹篮装着桑葚,沿街叫卖,声音清脆,把桑葚的甜香洒满大街小巷。那样的早晨,空气是清新的,女孩是靓丽的,季节是明媚的。

  桑葚采得多了,我的祖母会用它做“桑葚酒”。桑葚、白糖、少许白酒,按比例配好,装入坛中,埋于地下窖藏。发酵成熟后,即可饮用,其味微涩,比自制的葡萄酒略甜。夏天里,我的祖母晚饭时总会饮一杯,说是利于睡眠。我感觉她那种饮酒的情致,极是美好。

  后来读书, 《诗经·氓》的篇章中写道: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知道斑鸠是喜欢食桑葚的,并且桑葚能使斑鸠醉倒;女人沉于爱情,也会被醉倒的。想来,那个被爱情醉倒的女子,必然也是食过桑葚的。

  于是,这种叫做桑葚的果实,便被染上了浓浓的古典情韵。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