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心灵的故乡

来源:十堰日报    时间:2012-11-29 10:02:22

  □ 王清玉

  我出生在秦巴大山的褶皱里,从记事时起,就听父辈多次说起过黄龙滩、黄龙滩大坝、黄龙古镇一些零散的故事,与这些故事紧密相连的总有堵河、汉江、长江这些河流。那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传奇地方,那里会有龙的藏身,会和大武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吗?

  关于黄龙滩,我听到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有一年夏季,逢连日暴雨,引发堵河水暴涨,把黄龙这块儿淹得只剩巴掌大的地儿了,从堵河上游顺水游下一白一黄两条龙,白龙在前,黄龙在后。龙游经此地,雨停水退,白龙先游走了,黄龙却被搁浅于此,水退后,黄龙搁浅处出现了一片沙洲,幽蓝的河水在此划了一个美丽的弧,游龙般摇头摆尾延伸而去。后来此地被人们称为“黄龙滩”。

  黄龙滩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及考古发掘,史前黄龙滩就有人类活动的遗迹,商周时期,黄龙滩为古微国都城(武王伐纣八大诸侯之一),晋朝时,黄龙滩为微阳县。考古调查及发掘表明,黄龙滩现存遗址、文物丰富,从史前到明清均有大量文化堆积、建筑遗迹及文物发现,黄龙滩的历史可追溯到三千年前。

  黄龙滩位于秦巴山区腹地,堵河之畔,旧时水运繁忙,为汉江流域重要的水运货物集散地,上至竹山、竹溪、房县,下可达丹江口市、武汉,是交通运输、战略之咽喉重地。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滩”为“河海边淤积成的平地或水中的沙洲”,但凡有滩的地方,特别是滩头地带,是进攻登陆作战中首先抢占的阵地。由此可以想见黄龙滩在冷兵器时代的重要。正是因为黄龙滩独特的地理位置,便利的水陆交通,所以从清朝建镇起,黄龙滩在鄂西北就闻名遐迩。

  据清朝史料记载,清咸丰元年(1851年),黄龙滩在现大峡枣园肖家湾第一次设制建街,咸丰三年迁至老店 (现东湾村四组),同治年间(1867年)迁至现址。黄龙古镇占地面积50余亩,现存有大量的明清时期风格独特、气势恢宏的会馆、民居等古建筑群。自清朝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镇内商贾云集、商铺林立、街市繁华,与当时繁荣的十堰老街南北辉映,有“南有十堰商街,北有黄龙商埠”之说,更有“小汉口”、“小武汉”之称,是鄂西北重要的商业、文化、航运中心。其时客商们为了方便商业往来,按照不同籍贯在镇上设立商业办事、同乡聚会的会馆数量之多,令人咂舌称叹。其时外国传教士为了方便传教,在镇内还修建了天主教堂和意大利神父教堂。

  古镇单街计算全长不足500米,却结构紧凑,造型独特,酷似一把大扬叉,远远地张开双臂去拥抱开放的两河口。上街可见古镇最大的建筑群64号老宅,据说它是当年大户余姓的宅第,余家有儿子在四川官至现今的省部级,所以有行到此处“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说法。如今老宅虽丰韵已失,但透过模糊锈蚀的精细装饰构件、灵动的封火山墙,仍可想见当年余家的富有。

  出老宅,抬头朝前看,前面矗立着一处高墙院落,最引人注目的是这院落大门上方探向天空、气势恢宏的飞檐雕梁和高高立在房屋两侧的防火山墙,风格独特,尽显奢华。仔细端详,高高翘起的飞檐下方隐隐可见精美的雕花装饰。据租用这里的一位老者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原本非常漂亮的雕梁画栋全部被人用白石灰覆盖过,更多精美的花草图案、木制门窗和室内装饰雕刻构件、石制门楣门凳门槛等或被火烧刀刮或被锤子砸坏或移为他用,如今只有岁月的尘埃落满偌大的前厅。院落的墙壁上,布满烧制清淅凸起“鄂郡”字样的青砖,还有雕刻双鱼图纹等造型的青砖,使这个武昌会馆之豪华更与众不同。只是这“鄂郡”的“郡”由“君”和“邑”组合而成。

  余家的第七房后代余策鼎介绍说,余家共有十房,现家谱尚存,这是武昌庙。当时的武昌庙有三大作用:一是用作商会;二是行使政府行为,相当于现在各地的办事处,用作馆驿,为武昌一带商人提供食宿;三是余家祠堂。武昌庙是余家人盖的,余家这一分支来自武昌。旁边的黄州会馆也叫黄州庙。在我的邀请下,余策鼎答应带我参观武昌会馆及其它几处会馆。他边走边如数家珍:武昌会馆建于清嘉庆年间,三进院落,院里套院,门里开门,窗里含窗,柱旁立柱,檐上叠檐,九九归一于大院。前后分进殿、戏楼、石门、拜殿、正殿。正殿由四个耳房、一个大殿组成。大殿前有走廊和两侧耳房相通,典型的中轴线对称布局。

  绕过进殿,站在院子里环顾屋宇错落、阁台相望、檐角呼应、斗拱紧扣的老街古建筑,默默在心里问道:就是这古朴、典雅、静谧的一个个大院,曾主宰和操纵着外面世界的红火与喧闹?

  走过院子,穿过拜殿就是正殿。老余说,正殿的大门上原有一块大石匾,上书“三清宫”字样。我在别处有庙的地方也看见过三清宫、三清殿字样的题名,却一直不知起名的用意,随问三清是哪三清?他说是指道教的最高尊神“三清祖师”,三清即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玉清元始天尊神像在大殿居中、上清灵宝天尊神像在大殿居右、太清道德天尊神像在大殿居左,三清为道家哲学“三一”学说的象征。

  正殿建筑气势豪迈,宏伟壮观,屋内屋外所有立柱横梁全都选用清一色一人难以合围的大木料做成,可惜这些立柱和横梁由于年久失修未加保护,虫子在上面蛀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武昌会馆也已成危房!

  出拜殿,我再次举目四望,高墙院落,朱颜斑驳,寂寥空旷,飞檐肃穆。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油然而生。现在前殿和戏楼早已荡然无存,且遗憾的是原来前殿所在的地方今建有一栋六层住宅楼,生生切断了整个建筑群。在六层住宅楼的后面,我老远看见了一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老余说是镇上人在余家坟墓里挖出来的,当时挖出一对,还有一只雄狮子挖坏了,建房时就埋在地基里了。眼前这只母狮算是九死一生,除眼珠破损外,其余部分基本完好。石狮子雕工精细,威猛而不失慈爱,栩栩如生的一只小狮子在其怀中似在撒娇。

  和武昌会馆一墙之隔的是黄州会馆,从黄州会馆往前街走,有陕西会馆、山西会馆,但两处会馆现在已成危房,地上堆满残砖断瓦以及腐蚀掉落的木头,房顶椽木屋瓦所剩无几,有几根大横梁到处牵满蛛丝,在那里空叹时光的残酷。临近堵河还有江西会馆,但目前也较为残破。

  再次回眸,高翘的飞檐,青黑的砖瓦,坍塌的屋舍,徒立的四壁,裸露的房基,被虫子蛀空的大梁,满堆的瓦砾,尘封的院落,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这就是我的古镇,我心灵的故乡?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