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

来源:张湾区作家协会    时间:2017-03-18 09:35:42

  王清玉
 
 
  从穿上春装起,就该穿出春天的好心情,让脚步繁忙起来,去观看樱桃树泼洒的漫天雪海,去阅读桃花的千娇百媚,去吸附梨花杏花的素净清新与雅致,从巨大而神秘的春天交响乐中蘸取蓬勃复苏的天地之灵气。我深爱着白兰鸽一样的玉兰,仿佛这圣洁的仙女能带走我的俗身飞向浩瀚的天宇。
 
 
  清晨,还躺在床上,黄莺黄鹂就开始敲打我的窗棂,它们婉转娇嫩的歌喉,如天山脚下清凉的甘泉,沽沽沁入我沉睡的动脉。多么好,灼春园,我只需一个侧身,桃花、樱花、梅花、李花就漫过我眼线,我只需一眨眼,绿色的骏马就攀登上了前园后山。
 
 
  划动蒙蒙细雨,鱼儿把绵绵温暖创可贴一样敷向长满青苔的水池岸边。静悄悄地,雀儿丰沛的羽毛,原野七彩的丝线已绣进女孩儿的丝娟。羞答答的杨柳依傍着谁的船,驶向江水彼岸,那又是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走过阡陌江南,还有谁曼妙的身影燃烧在油菜花畔……
 
 
  游人如织,蜂吟蝶戏。景点和游客,花朵和绿叶,幸运的有谁?暖阳下人们多么快活,像繁忙的蜂蝶匆匆收集稍纵即逝的美丽花魂,而风湿烦躁,正从暗处的伤口大量排出。就让忧伤疲惫,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躲在桥墩下哭泣。
 
 
  喜欢靓丽色块。粉红、橘黄、天蓝、翠绿……,它们是春天的名片,一闪一闪,星星样点亮在眼前。走在春天,拥堵也挤下公交车的大厢。去哪儿?我们应该为出行有明确的方向而感到幸福,自闭症和忧郁症不过是小心情转化为大心情,远方的景致尚未打探怎么就退缩不前?门票是握在自己手上的,还等什么?
 
 
  天色向晚,梳理羽毛,安眠。不理会百二河那些行踪不定的蝙蝠,东一榔头西一棒,在斑斓的夜色中捕捉少量足以喂养躯壳的甜点;也不管路灯制造的陌生冷眼,无法回避,有水底深寒,有暗夜鬼魅……我的光波永远只照见正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