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翠绿的山谷

来源:贺麒公,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十堰市作家协会理事,现供职于张湾区文联    时间:2018-12-03 15:07:12

贺麒公


季春三月,单调无聊的日子烦扰我心,枯寂是渴望丰盈的。那天下午我到艳湖公园散步,后又拾级而上到半山腰的凌云塔,在塔的顶层用手机录下城南四周的景色,视频中无意发现了在艳湖的西山边有一条逶迤的黄土小道。我决定下次有时间就去那儿漫步。这种有诗意,有美感,有乡村气息,又在城边的原生态绿色小道真是难以寻觅。   

 第一次去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我以为这是一条荒凉小路,没想到三三两两进山沟的、出山沟的人络绎不绝,因山大谷深路长,人的足音还显稀落。这里没有汽车的噪音和尾气,这里满目青翠,空气清新;这里只有涧水声、鸟鸣声、轻风声。曲径通幽真是绝佳的徒步、散步、漫步的好去处。我走了一段路途,用了约三个小时,开始返回已近黄昏。

       这么好的一个绿色走廊,我在这座城生活了二十多年,今天才发现,且近在咫尺,白受了那么多年的城市热岛效应的蒸腾。在这个新闻满天飞的时代,我们实际找不到多少有价值,值得我们真正关注的新闻。那些八卦的、情绪的、浅见的、商业炒作的多,一切显得鬼躁鬼幽。

      芳菲五月之初,我进行了第二次徒步穿越。早晨九点从家出发,轻装简行,带瓶冰泉,乘8环公交车。十五分钟后下车,又走几步便开始了山地漫步。

      从湖边山麓的一个斜坡开始缓登,一拐弯,山后幽渺旷远,视野叠翠,胸臆涌现山水的清气,蜗居都市烦闷涤荡以空,稍为伫立山口,微风中带有一股荆棘花的香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澄然的宁静把痴狂心性降伏。

       山间漫步,这是沙土之路,依山平缓,走起来不伤脚。从狭义的地理讲,我走的西山之路,小路在西边海拔较低处,迤逦而行在西边的路上,看东山嵯峨,这样嵯峨不是名山大川的嵯峨,是秀珍的嵯峨,是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心中的嵯峨。东山西山皆为松、柏、桂、蒲、柳、竹、荆、棘匝布密植,这是名符其实的绿色山谷,绿韵流溢的山间,两山这间有长长的峡谷,一年四季溪流奔腾,东山、西山连绵着南部如海的群山,这是属于十堰中部的武当山系。

      在这满山葳蕤的權木丛中,从竹下到松上,从山口到山内,灿烂的阳光照彻这绿树,百树摇曳,微风一吹,碧波似的起伏。端起相机聚焦兀立的心型树叶,阳光把绿叶镀成透明的金黄色。

      你会下意识地想着:岁月如金,我们不应蹉跎!

      鸟在花间跳,沿途有多种鸟儿在丛林之上翩跹,有大鸟飞落路边,见人走近,霍然飞起,立于高枝欢鸣。啁啾声和着飞流声,从风中飘来,这是舒爽的,抑杨顿错的天籁之音,更能愉悦心情。这是人性从机器文明中逃回自然,逃回原始世界的伊甸园的回眸与热望。

      鲜花满地,有小黄花呈五角型,花中吞蕊如光状,我联想起红五星 ,这是一种怎样的天缘。有一种小花萼如月。路边草丛中有一种草顶着一个红果,像顶着一棵太阳,可食,味甘甜。有一个凹凸的石头,石底是花丛,这石与花,硬与柔构成一个趣图,有白石画意。

      路旁的石礅上坐着一个老者约七十,身穿藏传佛教的僧人服饰,手拿一个转经筒,我从他的身旁走过,他微笑地望着我说;“一看你就是一个好人。”我笑了,我不知道这是廉价的赞美,还是世故的客套,我就索性站在他的身旁,他开始了滔滔不绝地诉说;“我是一个退休工人,你要记住,有钱可千万别乱借他人,我侄儿这几年隔三岔五的今借二千,明借三千,现在已借了六万多无,也不还,我去催还无果,他昨天他跑到我家,举手一拳差点打破我的头,我是信佛的人,我相信因果报应,我赶忙跪地念佛,他想杀人灭口,我跪地默不作声。”

      老人的驼鸟政策可笑,阿Q的精神胜利法更是不可理喻。

      单纯的美育是拯救不了灵魂,宗教的力量只有安顿之力,古典的修身养性之学带有消极的能量,山水之美也化育不了人心。只有吸纳现代先进的文化,接受全面系统的前沿教育理念,才能真正提高一个人的综合素质。

       在山谷中漫不经心地走着,放下来自内心的重轭,身轻如燕。人飘在风中,听着叮咚泉水,也会有庄子般的潇洒旷达。人永远在哲学之先的,人不应囿于任何学说里,没有哪种学说是圆满充分的。

       在山边的巨石缝隙里,因沁水洇湿,一滴滴水珠落下无声,化为涓涓细流,悄然汇入山溪,跳进艳湖,归江如海,或云蒸霞蔚生成白云,落地为雨。这是万物的意象,朴素的轮回。

       走到山中石径斜,我感到生物的多样性和大地的繁盛之密。在山泉涌出的山体处,长出青苔,簇簇嫩草;在山边 有的树扎根巨石中,也有石倚于树,相互依偎;有倒伐在溪边的大树,依然生生不息,枝干向上,向阳的一面长出密密的枝丫,采集看阳光,努力茁壮,向天空叙说着不屈;在田间地头,野草之花盛开不败;在河沟边的巨石上落下的枯树叶被风吹到凹处,年深月久,变成腐植土,上面落的新草籽又开始茂盛;在一颗巨大在古树上,在树皮褶皱处长出小草,令人称奇,这是种子的力量,这是自然之母的包容和厚爱。

      我谨向这古树双手合十,默念;愿树神保佑我!

      在欣欣向荣处,我更欣赏植物的智慧,一种藤蔓植物它向外在空间伸展的时候,那嫩芽的头总是先卷曲着,等在光和作用下,成熟一寸,伸展一寸,至到寻觅到新的支点,攀沿上升,显示了屈伸有度,能屈能伸生存智慧。

      有的植物是傍依大枝才能更好的成长,这是物性使然。原先蹩脚文人,喻那些藤蔓植物以人格化,指责那些缺乏独立精神,攀龙附凤的人,这真是浅薄且无知的比喻。

      我反感将动植物拟人化的文学想象,这是思想贫乏和语言表达的误区。

      我们的文学,特别是当代文学一直只是在一个低层级的平面之上开掘:缺乏伟大的启蒙,缺失对社会的批判精神,缺少对人性的深刻探索,对纯正和光明的诉求缺位。

      水媚山润,山明水秀。向山里走,见到小溪,小溪清澈见底,落差处,水若奔雷,平缓处波平如镜。中午的阳光下我坐溪中石上,濯足玩赏,小憩安然。

      在途中遇一个中年妇女,她背着旅行包,手里拿着写着字的纸,她见我后微笑地说:“你应该来走走,大腹便便,走走不用吃药打针也能减肥健身。”我说:“办公上网时间长了,颈椎痛,有时痛得睡不成觉,我的朋友是个医生,建议我每周只少要有两次有氧运动。就这样,我便来到山中作山里狼。”

      我问她,“你信佛,手中是不是佛经?”她递给我,一看是中医知识。她说:“这条路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都有人走。”我真的好诧异,现在的人是越来越喜欢绿色运动了。

      现在医学越来越发达,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这什么病人也越来越多?现代化是悖论式的发展。这绝对不是历史运动的方向问题,这是因为在现代化运动中非理性的因素在作祟。

      沿途有游人丢弃的纸屑、烟盒、塑料袋、易拉罐。也有人来山里是到山坡上挖野竹笋。

      我走了约四个小时,才到山坳里的茶场,这里有农家乐,房屋的坎下有一个羊圈、一个养兔园,设施简陋,气味冲天,应科学的饲养,形成一个有机循环。

      到农家乐后,休息一会儿,点了一份土鸡蛋炒韭菜,来了一杯农家自产的纯正苞谷酒,酒真是好酒,在大西沟是五元一杯,这里是十二元一杯,不过这味道更醇厚一些。喝这酒不伤头,不伤胃,醉而舒心爽气。

      吃罢,从农家屋后上山到大路,登高远眺十堰城区之南,这座城市真是山中有城,城中有山,山环水绕,紫气东来。

      从东山山脊沿长长台阶而下,乘着酒劲,塞着耳机听着音乐,阳光温润,清风吹拂。

谷雨已过,芒种将至。我胸意吉祥,如神如仙。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