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辉:浅谈党建引领社会治理创新的几点建议对策

   时间:2019-04-11 15:58:17

   ■ 吴  辉

  近日,拜读区委书记刘宇飞同志推荐的《重建中国社会》一书后,受益匪浅。现结合红卫实际,不揣浅陋,谈点体会。

  一、红卫街道社会治理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1.基层党组织领导社会治理创新的能力欠缺。个别社区党组织功能还停留在原有水平,没有完全担负起领导社会治理创新的重要职责,没有把社区居民和单位党组织融合在一起,没有对辖区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和利用。个别村党组织内在活力激发不够,不能很好的把党员凝聚起来,把群众动员起来,把村规民约完善起来。辖区社会治理缺位、虚化现象严重。

  2.社会各行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合力不够。正如书中所说,我国社会还面临深刻的社会阶层整合问题,各阶层还没有发展出自身的认同感及其责任感,这些在红卫街道表现比较突出。如辖区共有物业小区68个(直属47个,东汽公司21个),其中组建业委会61个(直属40个,东汽公司21个),依然还有10个小区仅靠单位和社区代管,物业公司在服务小区居民、配合文明城市创建等方面跟不上社区的节奏;又如辖区单位、企业、学校等行业部门“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导致社会治理工作出现脱节、推诿、留白现象。

  3.城乡公共基础设施落后。红卫街道属于老旧城区,80%以上的物业小区都是老旧小区,建设年代已久,配套公共设施不完备;城市社区没有成形的广场、游园,公益活动场所不足;城郊村、城中村基础设施没有同步,可以表述为“离城两三里,相差几十年”,城乡环境面貌较差;个别社区(村)党群服务中心阵地功能不完善,为居民群众提供服务能力相对不足。

  4.信访矛盾问题突出。长期以来,在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房产物业、城市管理等方面引发的群访事件时有发生。群众信访不信法,基层组织和干部解决信访矛盾问题缺乏制度规范、缺失公平公正公开。有些矛盾久拖不决,导致问题升级、发酵,更为严重的造成干群关系紧张、群众失去对基层组织的信任,这一点尤为可怕,应该引起高度警觉和重视。

  二、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

  1.基层党组织在研究、谋划、推动社会治理工作上缺乏创新性。

  2.社会各行业组织的培植及参与社会治理的合力上缺乏协同性。

  3.城乡公共配套功能设施的提升上缺乏公益性。

  4.信访矛盾问题的有效化解上缺乏主动性。

  三、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工作的几点建议对策

  1.切实加强街道社区(村)党组织的“轴心”建设。充分发挥街道社区(村)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强化街道党委的统筹协调功能,使街道党组织成为联接辖区内各领域党组织的坚强“轴心”;强化社区大党委的政治功能,把辖区单位、学校、企业、公益组织等资源整合起来,并融入到社区大党委体系之中;不断完善社区大党委工作例会、议事决策、联席会商等制度,利用“红卫红”志愿服务团队为载体,定期开展互利共赢活动,确保实现资源共享、共驻共建。

  2.不断推进小区物业管理“智能”建设。继续发挥“红色物业”引领作用,针对各小区现状和实际,逐步规范物业管理,全面推进市场化管理模式。通过社区大党委的引领,进一步建立社区、物业、业委会多方管理机制,做到良性互动。同时,组建“网格微信群”、“一刻钟便民服务圈”、“居民需求APP”等信息技术平台,不断实现智能楼宇、智能物业、智能政务、智能公共服务,从而改变业主生活体验,实现居民日常生活自我管理、公益活动自我组织、内部矛盾自我调处的目的。

  3.持续抓好村(居)民自治“三室”建设。切实发挥村(居)民自治组织作用,结合各村(社区)实际,全面修订完善村规民约、居民公约。在此基础上,力求三年内建成30个“民情协商室”、“访前调解室”、“物业联调室”等社会自治机构,为推进村(居)民自治搭建有效的平台。根据各工作室职能,合理吸纳有威望的老党员、退休老干部、村(居)民代表、网格员、业委会成员、物业人员、社会公益组织成员、社区(村)法律顾问参与其中,切实形成基层党组织领导下的村(居)民自治的“子团队”,突出沟通、建议、调处功能,真正实现居民群众的事自己议、自己定、自己办的目标。(作者系红卫街道党委书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