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的乡愁树

来源:张湾区政府办公室 金钱河    时间:2019-05-05 09:14:03

      刚刚还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之时,只要一夜东风劲吹,漫山遍野的樱桃花便迎风怒放了。琼白如雪,银光若浪,仿佛千万只玉蝶在飞舞。整个山村便掩映在白色花丛之中,一股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春天的乡野安静而有生机。散落在山水之间的麦田、菜地,加上边上有几户农舍,可称之为田园,远称不上风光。但是,只要有几棵花儿盛开的樱桃树往庭前屋后一站,村子便灵动起来,即为美丽的田园风光了。

     十堰地区尤其是汉江两岸的原居民,每年春天家家都爱在房前屋后、田边地头栽几棵樱桃树。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无数个樱桃庄、樱桃沟、樱桃谷、樱桃村、樱桃坪了。阳春三月花开之时,走在乡间小路上,只要有人家的地方就随处可见樱桃花。或玉树临风亭亭玉立,或三五成群花团锦簇,或片状散布若白云朵朵,或集中连片仿佛琼花海洋。一步十景,让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行走在灿烂的花树下,仿佛漫步在美妙的童话世界里,梦幻又飘逸,轻松又喜悦。

      每年春天樱桃花总是率先绽放,引领一年一度的第一波花事,让整个大地浪漫与灵秀起来。压抑一冬的城里人再也矜持不住,纷纷扶老携幼开启赏花模式。有樱桃花的地方就会人头攒动,披着彩巾,摆拍造型,若彩蝶翩翩,女人们乐也。树上黄鹂上下跳跃歌唱,树下小孩学鸟语对话,学黄蝶飞舞,儿童们乐也。绘画写生摄影的神情专注,艺术人乐也。拍婚纱摄影的笑容灿烂,恋人们乐也。连老人们的腿脚也分外矫健,全城人都乐起来了。最乐的当属农家乐的主人,乐开怀的还有院中的几只小狗。微风吹来,飘起了花雨,思念如潮水涌来,曼妙感觉如漫步在下着流星雨的银河之中。风花雪月,泛指人生美景,所谓风花应是此风此花此景吧。

      大约一月后,待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时,又促成了倾城出游的第二次高峰。由于十堰特殊的地理位置与气候,造就其汉江樱桃因汁多、皮薄、肉嫩、入口即化而著称,2014年被授予 “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晶莹剔透的一树树大红樱桃,既是景,又是味。看一眼闪光勾魂,尝一颗甜透于心。因为是新春第一道水果,味觉渴望得太久,便忍不住口舌生津,先尝为快。因为汁多味美,入口即化,馋得让人口水直下三千尺。因为皮薄肉嫩,难以保鲜,虽一骑红尘也难让贵妃笑吃鲜果,勾得吃客只好千里云集以飨口福。吃上一碗,心满意足一年。错过美味,遗憾四个季节。尤其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们,樱桃成了心心念念的美味。

    每到吃樱桃的季节,乡下的老父母总是早早打来电话。不管多忙,总是抽空邀兄妹结伴而归。吃上几大盘,喝几碗黄酒,微醺方才够味尽兴。再搬个凳子在樱桃树下拉拉家常,饮几大杯家乡茶,一家老少其乐融融,倍感惬意与暖心。一扭头,却发现几只母鸡扑腾扑腾跑向树下,争着抢着啄食掉落在地面上的一粒粒红樱桃。一黑一黄两只家犬在树下的草坪上,欢乐打滚。“嗖”的一下,大花猫越过鸡群,从嬉闹的狗身边蹿过,跳上了猪圈的屋顶,然后用圆溜溜的眼睛瞅着我们呢!

    去年五一,在郧阳樱桃沟村70院遇上一大帮吃樱桃的老人。他们来自天南地北,有东北、武汉、上海等地的,年龄从六十多到八十岁不等。他们边吃着樱桃边讲着故事,甚至还兴奋地唱起了《樱桃好吃树难栽》的歌。老人们敲打着桌子,时而欢声笑语,时而含泪讲述。原来,他们是第一批三线建设时来支援二汽建设的退休老专家。昔日来时,十堰还是堰塘散布的田园。筚路蓝缕、拓荒奋战时,天天唱着“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他们就是唱着这首歌进行大会战的,盖起了厂房,铺起了铁轨,造出了东风车。他们说,当年唱起这首歌干活,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特别是第一次吃上地方樱桃时感到甜透于心,从此痴迷上瘾了。离开十堰后老是念着樱桃,每到季节来临时不吃上几捧,吃啥都没味。所以,每到樱桃红了的时节,总有人牵头吆喝着回十堰。

    品尝樱桃,回味青春,心里藏着的那一抹乡愁,像春天的花朵在生命的枝丫间繁茂盛开。

    看来,灿烂的樱桃花成了十堰人的视觉印记,香甜可口的大红樱桃成了十堰人舌尖上的记忆,《樱桃好吃树难栽》成了十堰人的精神基因。

    因为樱桃花开,我们相约赴春天的浪漫;因为樱桃果熟,我们馋液三千品尝了新春第一道水果;因为三线建设,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的十堰人学会了同一首歌。

  樱桃,已融进了十堰人的血液,已成为十堰人的乡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