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年味

来源:张湾区应急管理局    时间:2020-01-21 10:25:57

      ■ 邓文明


       北风从墙缝门缝里串进来,屋里的碳火燃着,温暖着一年中最冷的季节。

       十冬和腊月仅挨着,没有多少农活可干,农村的冬天不管哪一家,都是一家人围着炉子烤火,和聊不完的家常话。小孩子总是闲来没事用火钳把红红的碳火翻腾过来翻腾过去,大人们偶尔出去看看菜园里霜打的白菜少了没有,窖在地里萝卜露出来没有,圈里的牲猪又涨膘没有,后院的柴垛浸湿没有。年悄悄的来了。

       我的老家在冬天习惯把一块一块的田灌满水,让土和上茬农作物的秸秆在水里泡着,成为开年种稻子的底肥。望眼大片大片水田结了冰,一簇簇村庄像镶嵌在巨大的镜子上。“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这是放了寒假的孩子们的游乐场,打陀螺,滑冰,最热闹的是一群群玲珑少年玩捉山羊游戏,捉羊手一跑动,群羊们在冰上摔一大片。还有年轻的女人会带着步履蹒跚的孩童,瓜子在年轻的女人嘴里磕着,衣着笨厚的孩童像企鹅歪歪扭扭在冰上摔跤着,娘儿们笑着。

       到了小年腊月二十三的晚上,母亲会在厨房忙起来,然后把锅和灶台擦了一遍又一遍,把点燃的香油灯放进锅的中央,用筲箕把锅照着,这就是严肃恭敬的送灶王爷上天仪式,而到了大年三十晚,母亲还会在这里举行一个仪式把灶王爷接回来。这也是我们最期望最高兴的时光。从现在起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先是炒包谷花,炒米花,炒花生,一坛一坛装起来,当然炒熟的花生精贵大人们会藏起来,等到正月招待客人。不过油炸鸡块、油炸鱼块、油炸春卷比熟花生更解馋。

      直到有一天,一大早父亲就挑一担农产品进城,傍晚时分又一担物品回家,全家人围着挑选属于自己的鞋子、袜子、衣服、围巾、手套,还有母亲姐姐妹妹要用的雪花膏、香皂、梳子、镜子。只有父亲把属于他认为最重要的鞭炮、春联认真的收起来。年,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转眼又是一代人,现在想起来当初场面残忍,恍惚中杀年猪也是年的味道。

       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些记忆都将尘封在繁杂的城市车水马龙之中。

                                                                        (2019年腊月25日夜)




       (编辑:庹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