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叫西沟

   时间:2021-03-31 17:15:59

  本网讯区融媒体中心 通讯员 刘富生)有一个地方,80年代前她是贫穷的代名词。翻过一座山,一湾又一湾,一会顺河跑,一会地边绕;柴火依着泥巴墙,猪圈臭味进厨房。

  而今,宽敞的马路直通家门口,依山而居的村庄错落有致,白色的墙,青色的瓦,黄色的门厅下悬挂着红色的灯笼,清晨迎接朝阳,一到晚上,倒影在门前的小河里,迎来鱼儿的追逐,偶尔人影掠过或两声犬吠,惊地鱼儿上下翻滚,河面上泛起一圈圈粼粼波光。

  这个地方就是西沟。

微信图片_20200930102451.jpg

  西沟的山没有桂林的秀丽,也没有张家界的雄奇,更没有昆仑的巍峨,但这里的山层层叠嶂。春天,满山翠绿,毛竹与板栗树拥簇着随风摇曳;夏日,紫色的葛花与白色刺玫花相互辉映,一眼望去,总能看到这里一片,那里一块;到了秋季,山会慢慢变红,成片的无缝隙红色的必是挺拔的杉树;冬天,山顶上落了叶的华榴树变成了哨兵,一排排整齐站立,星空下,月光在树与树之间穿进穿出,一同守护者这静谧的夜晚。

  西沟的水分布在沟沟岔岔,走进每一条沟里,当你渴了,只要你静听,潺潺的流水声自然牵引着你走进一潭清泉。泉底或青或白的沙石清晰可见,泉面山各种落叶围满一圈,偶有几片叶子时而走走停停,时而疾冲而下。

  这里地少,耕地大多分布在河边的公路沿线,一个弯必有几户人必有一块地,猕猴桃、百合、神仙叶是这里的产业,合作社式的生产模式,使他们忙时几十个人一起出工,一起放工。闲时,各家经营着自己的一块菜园,不是为卖菜,只是为自己吃起来方便。每到双休,农家乐里总能迎来城里的客人,到自家菜园里随便拔点菜,都能把客人招待的乐呵呵的!

  在这里,白天家家几乎都是开着门的,夏日午后,你若来到一户门前,屋外的蝉鸣和屋内的鼾声会为你演奏出一段悦耳的交响乐曲。一到晚上,萤火虫飞来舞去,随便敲响每一扇家门,都会有热情的笑脸相迎。

  夏天借着闪烁的荧光一同听蛙声一片。

  冬天一同围坐火炉边谈古论今!

  西沟,有个海拔最高的山叫毛家寨,寨顶是一块方圆2000平方平坦的土地,粗到一个人抱不住的野核桃树竟有上百颗,时常有些探秘者光顾寨顶。

  虽然站在毛家寨寨顶,可以看到城区的灿烂霓虹,可以听到火车的汽鸣声,甚至伸手可以触摸到头顶飞过的空客320,但她几百年来不为外界所动,依然坚毅地生长在原地,忠实地守护着山脚下的百姓,迎接着从上瓦房、下瓦房袅袅升起的炊烟,护佑着这片土地,生生不息,欣欣向荣!



(编辑:张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