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德:转战南北 亲历峥嵘岁月的老兵

   时间:2021-07-01 10:39:00

  本网讯十堰晚报 记者 何利 通讯员 王樊明 赵琳婧 实习生 郝佳迅)共产党的军队来了,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为了感谢党的恩情,年仅15岁的王兆德毅然参加共产党的军队。自此,他跟着大军转战祖国南北,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新中国成立后,他又跟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参加了抗美援朝战役。


少年参军感谢共产党的恩情

  今年88岁的王兆德,住在花果街办辖区。作为一名老兵,他曾参加过很多著名的战役。

  1933年,王兆德出生于山东烟台一个贫苦农家。家里人口多,又没有土地,吃不饱、穿不暖、受人欺负,是王兆德小时候的日常。不过,这一切随着共产党军队抵达山东逐步改善。“我家也分得了土地,家中的日子慢慢好起来,吃饱饭的愿望逐步实现。”王兆德回忆,那时候他只有十几岁。

  1948年,15岁的王兆德已是家中主要劳动力。那一年,部队到王兆德家所在的地方招兵,王兆德毅然报了名。“是共产党的军队帮我们贫苦人家得到了土地,参军是我当时唯一能报答共产党恩情的方法。”说起当年的参军原因,王兆德如是说。

  入伍后,王兆德在山东烟台一个县独立营服役。非战斗时间,王兆德和战友们的主要任务是帮当地老百姓干农活和进行军事技能训练。“平常我们主要在胶东一带活动。有一次,连队二十多号人与国民党军队遭遇,随后便是噼里啪啦的枪炮声。”眼看着身边好几名战友倒在高粱地里,王兆德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

  王兆德入伍后不久,国民党军整编第二十五师占领烟台市不少地区,并开始对共产党员、干部和思想先进的群众进行残酷镇压。那时,共产党组织秘不可宣,入党便意味着随时可能被国民党杀害。即便如此,王兆德还是积极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愿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直到现在,王兆德依然清晰记得年少时的入党誓言。


转战南北,亲历解放战争的艰苦岁月

  解放战争全面爆发后,王兆德所在部队接到支援淮海战役的战斗命令,从山东出发,一路急行军赶到了江苏。

  刚一抵达,王兆德便听到了隆隆的炮声。在江的北面,国民党军队的据点不停向我军阵地发射炮弹。来不及喘口气,王兆德所在部队便加入战斗序列。激烈的炮击,整整打了一夜。“淮海战役进入白热化后,好多战友都在战场上牺牲了,我很幸运地活了下来。”王兆德回忆道。

  1949年1月10日,国民党军队全面撤退,淮海战役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全面胜利而告终。

  不久,王兆德所在部队又接到渡江战役的命令。“长江的江面很冷,我们穿着棉大衣,棉衣一旦沾了水,里面的棉花都冻住了,一碰就碎,战士们只能互相抱着取暖过江。”回忆起往事,王兆德依旧历历在目,“但是,看到国民党部队被打跑,国民党政府大楼人去楼空时,我和战友们欢呼雀跃。”

  当王兆德所在的315团进入南京时,当地百姓夹道欢迎。时隔多年,王兆德对这个场景记忆犹新。


抗美援朝,视死如归赶走美国侵略者

  1950年10月8日,毛主席发出号召,组建以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支援朝鲜。

  “共产党员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的人。”17岁的王兆德主动写申请,踏上抗美援朝的征程。王兆德所在连归属于后勤部,专职保障后勤粮食弹药。王兆德时任通信班班长,负责传递消息。入朝前,王兆德和战友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这支视死如归的队伍在跨过鸭绿江的前一晚,有人抓一把土揣在怀中,有人倒一壶水随身携带。“那是祖国的味道啊!”王兆德说,恰逢隆冬,鸭绿江江面结了厚厚的冰,再加上美军的空中轰炸,志愿军队伍只能沿着隐蔽的山路前行。

  “那时新中国刚成立,没有飞机,也没有大炮。到了朝鲜,到处都是狂轰滥炸的美军飞机。”天寒地冻,志愿军只能昼伏夜出。有一次,在靠近上甘岭的桥山,一匹马受惊跑到山沟里,美军飞机随即对该区域进行了一通轰炸。前一秒还活蹦乱跳的马,后一秒就成了碎片。

  “当时使用的炮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烟雾弹,这种炮弹落地后会放出烟雾,接着开始燃烧。还有一种是子母弹,这种炮弹落地后触发机关,弹出多个小炮弹爆炸。有些炮弹炸了,有的当时没炸,稍不注意踩到了也会爆炸。”有一次,王兆德前脚离开驻地,美军飞机就过来把驻地炸了。前后不到100米,死里逃生的经历让大家对美军的惨无人道更加痛恨。

  “中国人民军,来到朝鲜地,吃的高粱米,受的飞机气。”志愿军的艰苦生活被编成民谣,在当地广为传唱。虽然艰苦,但战士们精神面貌很好,随时准备与敌人战斗到底。面对美军飞机一次次骚扰,战士们都憋了一肚子气。“打!”当又一次遇到敌机骚扰,王兆德和战友们忍不住拿起步枪向飞机射去。“可惜步枪射程不够,打不到!”

  志愿军把在国内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传统带到朝鲜,非战斗时间,不少志愿军战士帮助朝鲜老百姓干农活。“朝鲜的年轻人大多数都上战场了,村里只剩下老年人、小孩。”此情此景,让王兆德想起了小时候家乡的境遇,不禁潸然泪下。

  为了更好融入当地百姓,王兆德自学了一些朝鲜口头用语。时至今日,王兆德还能说一些简单的朝鲜语。


战争结束,扎根基层四十载

  抗美援朝结束,王兆德跟随大军返回国内,开始参加新中国的建设。作为铁道兵,他曾参加过成昆铁路、襄渝铁路等的建设。

  到1976年,43岁的王兆德被组织安排到襄渝铁路六里坪电务段任段党委书记。“那时候,六里坪电务段尚在组建中,设备是原始的、陈旧的。扳道岔是靠人工、凭经验。当时的胡家营火车站,饮水都需要人力挑。没有收音机,出门就是大山。”由于生活枯燥,不少人找王兆德“活动关系”,希望调到相对繁华的城区工作。

  “如果人人都想走,那胡家营车站的工作还怎么进行?”王兆德将那些试图“走关系”的人一一劝了回去。对员工们严格要求,王兆德自己也以身作则。面对很多次工作调动机会,王兆德都主动放弃,让给了年轻人。

  从扎根十堰开始,王兆德便没再离开。现如今,这位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老兵,已经在十堰工作和生活了40多年。6月23日,襄阳电务段党委书记来到十堰,专门赶到王兆德家中,为其颁发了“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编辑:张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