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来发:二汽建设初期的首批司机

五十多年前,在二汽当司机是什么体验?

来源:东风汽车报    时间:2022-01-18 09:04:11

res04_attpic_brief.jpg


■孙来发(二汽建设初期的首批司机之一)

  孙来发1959年入伍,在部队里学了驾驶技术,成为了一名卡车驾驶员。1965年,孙来发退伍回到襄阳老家,第二年年初,二汽到襄阳招驾驶员,为响应发展民族汽车工业的号召,他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1966年正月初六,孙来发背上新婚3个月的妻子准备的被褥、衣物,和50多人一起乘坐大货车到了十堰。那时候的十堰,只有一条老街,还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路边稀稀落落住了几户人家,野草长得有半人高,一路想上个厕所都不好找到。尽管来十堰之前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这样的艰苦环境,孙来发还是不免思念起家乡和亲人。

  来到十堰的第一天,孙来发和工友们被安排在黄龙镇的一所中学暂住。那时学校放寒假了,没有学生上课。坐车颠簸了一整天,大家都累坏了,把两三张书桌一拼、被子一铺,就算是住下了。

  住在学校的一个月里,孙来发和几名驾驶员被安排开展驾驶训练。上面给了几台意大利进口卡车,有10吨和6吨的,孙来发就在当时那条坑坑洼洼的路上训练开车。与此同时,还要靠这几台卡车,把一些小型设备和物资从丹江、老河口运往十堰。

  训练结束后,孙来发被分到二汽运输处,负责驾驶一台天津吉普车。那时候,二汽全厂只有4台吉普车,办事都靠这几台车。每天不分白天黑夜,只要厂里有需要,孙来发他们就会出车。

  让孙来发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候,白天大家辛苦了一天,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二汽总厂为了让大家放松一下,就安排人开车去郧县借电影胶片。每次电影散场了,孙来发就要连夜开车把胶片送还郧县,待赶回家往往都要到凌晨了。尽管很累,但孙来发心里很满足。


res01_attpic_brief.jpg


  1969年底,孙来发接到调令,从运输处调到通用铸锻厂也就是20厂。通用铸锻厂是二汽的后方厂,它是为了承制二汽各专业厂自制非标设备、设备维修及工艺装备所需要的的铸锻件毛坯而建设的,意义重大,让孙来发觉得很有使命感。

  运输处安排孙来发开一辆5吨的双排座小货车到通用铸锻厂,保障通用铸锻厂全厂的生活所需。那时候十堰没有这么多的粮食和蔬菜,孙来发每个星期要开车到老河口去买粮食、蔬菜;每天还要往返于炉子沟的食堂和20厂之间,给大家送午饭、晚饭。

  除了食物,做饭和炼铁水用的柴禾也是孙来发他们自己去山里找老乡买。老乡们特别淳朴,看工人进山不容易,都给出最便宜的价格。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大家平时的食物基本都是青菜,肉和油水都很少,运气好的话,在山里买到鸡蛋就算是开荤了。

  让孙来发印象很深的是,当时的十堰没有平坦的公路,开车只能顺着前面的车轱辘印走。遇到雨天,搞基建运输的大车走一趟,轱辘印很深,孙来发他们的车就这样一路摇晃着开过去,再摇晃着开回来。

  回顾建厂初期,很多人住在芦席棚里,有一部分人就在老乡家借宿。孙来发和同事曹天庆都借宿在厂区附近的一位老乡家,老乡把阁楼腾了一半地方给我俩住,另一半堆着柴禾,孙来发常常睡到半夜被老鼠打架声吵醒。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所有人克服困难,把厂建起来了。原来的山头、堰窝、稻田变成了平地,盖起了土建的车间。从铸铁车间、铸钢车间、木模车间、再到修锻车间,一间间崭新的车间从平地上竖立起来,建设速度之快,是孙来发不曾想到的。

  到了1978年,通用铸锻厂发展逐渐好起来,孙来发和工友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也逐渐得到改善。

  让孙来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腊月二十九,接到通知当天要到老河口拉一批新工人到十堰,让新工人到厂里过个喜庆的春节。结果当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开始下大雪,孙来发看天色不好,就在厂里找了很多草绳,扔到车厢里。那天带车的同事叫白清成,他不解地问孙来发:“孙师傅你拿这么多草绳干嘛?”孙来发说:“走路上你就知道了。”

  果然,还没开出多远,车就走不成了,车轮直打滑。孙来发熄火下车,拿出草绳一圈圈缠在车轮上,算是自制了防滑链,这才一点点把车往前开。但草绳撑不了多久,开出一段路就磨断了,孙来发只能停车下来再缠几圈草绳。就这么停停走走,从早上走到了夜里,才勉强开到大家要住的老河口招待所。这时候雪还继续下,为了保证安全,孙来发和工友决定就在招待所里住下,在招待所里一起度过了这个难忘的春节。等雪化了以后,孙来发才返回到十堰。

  在二汽工作了三十年整,1995年,孙来发从通用铸锻厂退休了。从刚来的不适应,到全家扎根在这里,孙来发对二汽充满了感情。虽然退休了,但如今,孙来发的三个孩子都在东风工作,孙来发家两代人都为东风的建设付出了青春,让他觉得很光荣。

  来到十堰这几十年,孙来发住过老乡家、住过筒子楼,看到二汽越来越好了,年轻人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感到非常欣慰。他衷心希望东风的未来越来越好,孩子们的生活,也能一代更比一代好。


  (编辑:熊堉垚  编审:叶航)


二维码